我全程见证了地图生成: 跟随测绘队员体验一线测绘工作
来源: | 作者:ganlin | 发布时间: 2016-08-09 | 1100 次浏览 | 分享到:
       手机导航地图、旅游地图、行政区划图、地震断裂带分布图……我们经常接触各类地图。这些图的雏形都是地形图。

       此前我一直认为,地形图是拍出来的。但事实上,获取高分辨率航空航天影像,仅仅是地形图绘制工作的开始。

       一张张航空影像是如何变成可供应用的地形图的?地形图又是如何变成我们平时使用的各类地图的?日前,我跟随测绘队员走进一线,近距离体验了一张地图生成的全过程。

       |30多名内业人员,一半人在“钉图钉”、一半人在“摇轮子”
前不久,我来到位于成都市的四川省第二测绘地理信息工程院(以下简称“二院”),成为测绘队的一名临时队员,参与四川省广元市新村规划建设项目中地形图的制作。

       “一张完整的地形图,需要内外作业配合完成。”二院副院长文学虎先向我科普流程:无人机获得航空影像后,由外业人员在实地布设控制点;内业在此基础上通过专业软件和测绘技术,在整个区域计算出更多的内业控制点,利用全数字测图系统,立体采集水系、道路、居民地、地形等高线等地图要素,制作出底图;随后,外业人员拿着底图在实地开展精准调绘,对内业采集的各项要素进行现状核查和修改,得到一幅初步的作业成果……

       复杂的工序和抽象的术语,让我听得云里雾里。

       “不要急,跟一遍自然就懂了。”文副院长看出我的困惑。他先带我走进院地理信息处理中心,学习内业对航空影像的处理。

       两间宽敞的玻璃房里,30多名内业人员正专注地坐在电脑前。右侧房间里的人们用鼠标快速点击着屏幕,左侧房间里的人们戴着立体眼镜,双手摇着轮子,画出一道道流畅的曲线。

       “一半人在‘钉图钉’,一半人在‘摇轮子’。”文副院长打趣道。

       “无人机获取航空影像后,一张张分块、散列的影像,就像一块块拼图。要变成一幅完整的图画,首先就需要找到相邻影像的同名点。”文副院长解释道,像钉图钉一样,被刺住的两点是地面的同一位置,这样千百张影像之间就有了联系。接下来是校正影像,目的是使影像和大地之间建立对应关系,获取该区域的精确地理坐标。外业人员早在实地中布设了若干坐标控制点,内业人员在影像上也找到这些点,使两点重合,影像就可以归位。“就像用图钉把画钉在墙上,扎满了图钉,图和墙自然会严丝合缝。”